当家

   2023-10-01 14:23:35 240
核心提示:三广福这两年算是走了背运,去年得了“蛇蛋疮”,因为他的“懒脾气”,一拖再拖,直到疼得受不了,先是听人说偏方可以治好,就用偏方治,偏方治疗有个说法,治疗期间不能中断,结果治疗时遇上大痴腿疼住院,只好中断,就这样治治停停,两年多了也没有把病治好,花了两万多块钱,花得儿子、闺女直跳,儿媳要离婚,女婿嘴上没

广福这两年算是走了背运,去年得了“蛇蛋疮”,因为他的“懒脾气”,一拖再拖,直到疼得受不了,先是听人说偏方可以治好,就用偏方治,偏方治疗有个说法,治疗期间不能中断,结果治疗时遇上大痴腿疼住院,只好中断,就这样治治停停,两年多了也没有把病治好,花了两万多块钱,花得儿子、闺女直跳,儿媳要离婚,女婿嘴上没说什么,但是心里不高兴。

今年夏天的雨水足实,杂草疯长,整天除也除不完。

那天我在菜园里除草,大痴走过来,比着她家小孩口气说,他大爷,后天是你大哥七十岁生日,请你喝喜酒,就便再请你记个账。我说,好啊。

上广福过来说,依我性子就不办了,你大嫂非要办,说要办就要办得风风光光的。我说,七十岁应当办,人生七十古来稀嘛,但是这事你与小孩商量过吗?广福说,你大嫂说后天打电话给闺女,来就行了。

生日前一天,广福夫妻俩不可开交,最要命的是,大痴不会骑电动车,上哪去全是广福骑电动三轮车带着,而且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为此,出过几次事,有一次差一点出人命。住河边的杨秀珍说过一次,大痴眼一翻:要你管?你管八国去了。

广福生日那天,我早早过去了。时间不长,女儿女婿也开车到了,先放一挂长鞭,空气中立刻弥漫一股浓烈的火药味,我把账本准备好,一切就绪。

这时候,帮办也到了,在大门前缷下桌椅、锅碗瓢盆、火炉、蔬菜、熟菜之类的,一件一件往院里搬抬,然后拉棚的拉棚,放桌的放桌,炉火引着后,鼓风机发出呼呼的声音。堂屋摆两桌,院子里摆三桌,共五桌。

没有客人,我就与广福女婿周利聊起了天。

等到十点左右,开始有客人了,大痴从提包里拿出两包烟,我一看是硬中华的,立刻楞了一下:拿错了吧?周利看了笑笑,摇摇头。大痴放大声音说,没错。

周利接待来宾, 我开始记账,广福小舅子负责收钱。

来客大部分是庄上的,还有教会的,份子也就一百元,有不少还带着小孩来,我掏出五百元记上。

近十二点了,估计也不会再有人了,我和广福小舅子把账扎了一下,四千出点头。

我上桌,一看满桌的菜,其中一盘十个拳头大的螃蟹,心里就有数了,少八百块是拿不下来的,再一看酒,老天,红瓶子十五年今世缘典藏,一百五十多块钱一瓶,烟,自然是硬中华的,一桌两包。

乡下人,得到好酒,往死里喝,我那桌喝四瓶酒,幸好有三个妇女没喝酒。散席的时候,那些喝酒的,有人走路踉踉跄跄的,随时有可能摔倒。

我没猜错,与帮办结账,每桌九百。 收礼的钱不够,女儿莲花给钱。补齐了。 但是烟酒是赊来的,怎么办?大痴说,有什么不好办的,打电话给哈尔滨小大鹏寄钱,老头子还有几个七十岁过啊,过个七十岁他出点钱不应该啊。周利说,你赊烟酒算算多少钱,有个数字,我们好打电话。大痴说,我明天上街去店里问问,你们晚上吃过饭再走,晚上还有戏班子来唱戏哩。

我注意一下周利,周利的表情像凝固一般,像个呆子,半天才说,下午学校有个会,我马上就走,又向小莲花看看说,要不,你留下?小莲花说,我也走了,店里离不开人。

晚上,果真有戏,不过不是戏,是歌舞。

因为中午我也喝点酒,就没有看,什么时候结束的,我一点都不知道。

‘’‘’

 
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标签: sdf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8:30-5:30

选择下列客服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微信
客服

微信客服
顶部